注册 登录
河北科技新闻网论坛 返回首页

南海一民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hbkjb.com/?9473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花海拾零

已有 39 次阅读2018-1-18 06:26 |个人分类:杂谈| 月季, , 牡丹, 玫瑰


      时至隆冬,纵然尚无雪韵,但北方的刺骨寒风,还是可以锥出仅存的一点儿诗意来的。

      既不坐等也不着急的梅花,似开似闭,座钟似得悠闲。此时,较之其它叫花的族类,倒也卓卓清高。比如月季,虽坚挺,且努力,而实质,无论如何是脱不开雪下走蔫的。故文人墨客,钟爱拿梅花做题,上墙或王谢厅堂、或寻常固户;壮士仁人,甘愿以傲雪励志,向野或残风逆境、或冷月险途。其它诸如月季,讴之并不稀,大家精作亦不乏。而似乎凿凿雅堂之壁,天生就不容粘。鲜有盛堂,挂几只冬雀在月季末班花上蹦跶的画境。而《喜鹊登梅》呢,几近家喻户晓、人人向往。

    古有《爱莲说》,今有《牡丹之歌》。“赠人玫瑰”的手,都会“余香”缭绕。偏向野花采集,也不仅局限于“标本”目的。蜻蜓盘芙蓉,蜂蝶绕富贵。而月季呢?也只有微风吹过后,惊起一群落雀,摇摇晃晃刷刷蔷薇科里的存在感。

    虽皆为鸟,虽皆称花,虽皆处相似的场景,又均不乏历咏史画,而人之常情,却是偏颇之及。细想也无可厚非:这季节里,毕竟大众化了的,都愿做清高娇艳之出众“梅花族”,谁愿归普通而又纷谢的“月季类”呀。况且,尤其在这苦苦翘首盼雪的季节,好多人识不识月季还两说着呢。岁寒之时,“月季类”成为大可忽略不计甚至“被遗忘的角落”。即便调查中,口头上“扎根”于月季,而志里志外,说不定早就飘向梅蕊上呢。

     而独占鳌头的腊梅呢,显然也不会感恩戴德“好好开”,而是“怨气十足”得怒放!

     雪霜月季,竟还不如倒下的竹子,更不用说挺且直的青松了。竹子究可做编什用,松也不仅仅是一种象征。而萎落之月季,也只有待来年轮回曾见又见。

     这才隐约猜测出一点道理。咏月季歌月季画月季,或许出于对月季的的一种重视态度、一种无奈鼓励、一种平衡手法。免得月季应开放时,齐刷刷相约闭蕾谢岁。

     倘若少了月季般大众化的景致,肯定使人猛然联想天年虫灾啥的,平白无故中多一份揪心的凉意。尤其在这百草枯谢、丛簇凋零的季节里,更是叫人情不自禁释放心花,用以弥补雪花迟到的冬景。

      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岁逢丁酉冬月 于故乡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